又肉又污的黄文,我被三个人同时舔吃|同妻

小蛮觉得自己的神经都快崩溃了,可仍是强打著精神,小心的尽量减少眨眼动作,努力维持著自己的清醒。这种随时可能会被爆头的场景,小蛮可不希望因为自己一个瞌睡地「点头」,就被彻底送上了阎王殿。

又肉又污的黄文,我被三个人同时舔吃|同妻

已经不晓得又多久没有排泄过的小蛮,只觉得自己憋得快要肚子爆炸了。偏偏这些男人们一点儿没有取掉她嘴里玩意儿的意思,她想要拜托上厕所的机会也没有。而且更悲催的是,她就算想要用行动来明示暗示一下,都有可能遭受到丢命的危险。

怎麽办?怎麽办?再憋下去她不是被憋死,就是尿裤子啊!

就在这样纠结无敌的时候,突然间,一个熟悉的声音打破了安静。

也没怎麽分辨出,对方说了些什麽。可在看到面前的这些男人,纷纷收了枪後,小蛮就晓得自己有救了。当领著几个黑手党大汉,雄赳赳气昂昂冲进们来的连伊,一脸关切的询问小蛮:「怎麽样?有没有受伤?有没有被他们虐待什麽的?」

「呜呜──」还是没有被扯开嘴巴的小蛮,使劲的用干涩喉咙发出声音。

「哦哦……忘记这个了。」去掉她嘴里的破布,连伊特伟大的挺了挺xiōng,期待著小蛮能给她个轰轰烈烈的感激嚎哭。可在听清了她吞咽两下口水後,说的什麽话时,连伊有种想把破布塞回去的冲动。

「连伊,我要嘘嘘……」妈蛋,这丫头就是生来折磨她神经的!枉费她还签了好些个不公平条约,才让她男人们出借这些人,还欠下天大的人情才把人给弄出来。

当清空完内存,彻底舒坦了的小蛮回到房间里来时,这才有了精神道谢:「亲爱的,太感谢你了。比起我那群男人来说,还是你驭下有方,关键时刻拿得出手啊!」

「小蛮,我觉得你真的高兴得太早了。」连伊拍了拍她的肩头,告诉她了一个特别不可思议的最新消息,「你哥哥惹上了一个大毒枭,把人家老窝给捣鼓了,这一次,怕是凶多吉少。而你那个弯男老公,也不晓得是神经搭错了还是对你正经真爱,竟然身先士卒地带了人去到事发地,看样子是不救你哥哥回来他也要死那头的意思。」

又肉又污的黄文,我被三个人同时舔吃|同妻

气氛的沈重,让人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

小蛮想了好久,这才想出唯一的一个未解之谜发问:「所以你想要告诉我的真正消息是……曹征爱上了我哥?」

「蛮子你的脑子结构到底是怎样的呢?我特麽真想拆开来看看,到底构造是有多奇葩!」连伊被她气乐了,用上了她家某黑市医生最近爱用的腔调。别怪那位德国佬竟然迷京片子,这世界不说英语的美国佬也是大大地有的,奇葩不止小蛮一只。

「那……你的意思是,我这个婚也不用离了,直接等著成烈士军属是不?」小蛮更奇葩的地方在於,她可以无数次挑战你忍耐的下限。原本是想要努力在姐妹跟前展现温柔一面的连伊,顿时怒向胆边生,双手一起上,齐齐罩住小蛮的B级xiōng,怒不可遏道:「老娘想要告诉你的是,你哥和你男人都有可能嗝屁。而你,之前得的蛮里银行账户,据说是他从各个毒枭以及军火商那里用技术手段A来的钱。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你会成为全世界最富有的被追杀者。」

这下,总算弄明白曹上校根本不是去救人,而是去帮她报仇的小蛮,在如此大的华丽「惊喜」中彻底晕了过去。作家的话:现在的情况是……还是在剧情倒计时。因为不想虐女猪,所以绑架就轻描淡写了一下,大夥儿知道我没到结尾都很心急的说……这次我会尽量耐著性子交代好剧情的。点菜的请记得抓紧时间哟!前不久还有妹纸追著我要《女王时代》的番外,我只想说,亲们点菜要趁早!无论肉不肉,不早点说,平坑後我绝壁不会去挖土的!PS.感冒慢慢在康复了,虽然偶尔咳嗽得很恐怖,但是总体似乎在变好,谢谢cat0809的关心。也谢谢亲们破费送的礼物,爱你们。这两天咳嗽总是睡不安稳的草食性恐龙

(10鲜币)67.事情真相

醒来时一切安好。

好得让小蛮几乎要觉得,连伊告诉她的那番话是个梦。一个支离破碎又异常真实的梦。不过,很显然从围观男人们欲言又止的模样上可以看出,这不是梦。曹上校和青蛮里都还在某位毒枭的手里。具体是某哪一位,就连这群人中消息最灵通的龙家兄弟也说不清。

又肉又污的黄文,我被三个人同时舔吃|同妻

一个前两天还在亲亲热热,还在闹闹腾腾的人,有可能一去不回了。

这真是个喜马拉雅山那麽大的打击。

更可怕的是,还附赠了她那不肖胞兄做过的龌龊事。莫怪那家夥好多年都神出鬼没的模样呢!原来他是在玩儿那劳什子的黑吃黑!总算闹明白,那家夥的账户上为什麽有那麽大一笔巨款了。可明白了又怎样,曹征去了没个消息不说,青蛮里简直就像是彻底失踪了一般无二。若不是还有边境上的入境证明,所有人机会又会以为他躲在某个角落里死宅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