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疼好胀快点拨出来,硕大深入子宫,随欲而安

白皙细嫩肌肤被春意晕染上潮红,白白腿儿之间是男人健硕的身子在不停地耸动着,男人的健美与女孩的柔美形成强烈的对比,既邪恶又刺激。

没喂饱她,哼,她还真是敢说。要不是怕她受不住,他会那样压制着自己?

好疼好胀快点拨出来,硕大深入子宫,随欲而安

黎子希将安涵抱着坐起身来,身下继续狠狠地抽动着,一手揽着安涵的腰,一手伸出从双r的中间慢慢的挤进去。安涵的内衣本是合身的,却被黎子希向外撑开着,男人的大手挤到女孩酥r的下方。两手向上推挤着那两个滑腻的水球,看着它们逐渐脱离大海的束缚。

黎子希又调整了一下姿势,用左臂揽住安涵的腰身,右手用力的抓住了她高挺的n子,揉了起来,嘴巴则压在另一个r丘上嘬舔,下身c入抽出的动作却一点儿也不含糊。

“总经理……喜欢你看到的么……”安涵闭着眼睛,柔软的身体被男人压得向後弯了过去,她用双手向后撑在桌上,拼命挺着x,让自己的双r更加的突出。

“你再y荡点……更喜欢……”黎子希喉间的喘息愈加粗重,渴求在欲g的顶端聚集,他同野兽一般狠狠抽c着,雄g直抵安涵花心的深处。

“啊……呜……子希…唔......子希…”安涵被黎子希撞得如浪尖上的一叶扁舟,大朵大朵的浪花向自己扑来,她的口中不停的溢出娇吟,早忘了什么角色扮演。

黎子希的j力一向旺盛,安涵在快感和欲望间沉浮,也不知过了多久,才觉得小x一阵阵收缩着,男人浑身一颤,在最後一记直达花心的冲刺中,在自己的花谷中洒下了自己的热y。时间在此刻仿佛静止一般,欢愉在两人的全身奔涌着,五彩的烟花在彼此的脑中盛开着。安涵全身如散架了一般,缩在黎子希怀中,小身子仍一阵阵痉挛着,小x里往外喷吐着jy,染湿了女孩下方的裙子,流到了玻璃面上,很大的一片。

“宝贝儿先休息会儿吧。”知道安涵有午休的习惯,黎子希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安涵确实有些困意,迷蒙间只感到自己被放到休息室的沙发之上,不一会儿,有温热的毛巾贴了上来帮自己擦拭干净身体上黏腻的y体,感觉清爽舒服了,安涵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安涵近来变得有些纵欲。比如现在:她把黎子希的剥了个干净,双手用领带缠了起来绑在床头,自己却穿着松垮垮的睡袍贴在他裸露的身子上磨蹭挑逗。易谨言站在门口,叉手眯者着眼睛看着室内的活春g。

好疼好胀快点拨出来,硕大深入子宫,随欲而安

黎子希看着安涵x口若隐若现的娇嫩深沟,哑声说:“宝贝儿你要做什么?”

安涵跪趴在他身旁,伸出舌头,灵巧的舌尖一路轻吻他的耳背,耳垂,来回的舔拭,若有若无“你觉得呢?”

她的唇舌继续悠,来到他的眉间唇边,逗留不舍,粉红色的唇尖轻点着黎子希的双唇,偶尔调戏他不甘寂寞而伸出的舌头,却不肯深入。她的手抚m着他x前的红豆,学着他曾经对待她的方式,用舌尖去顶弄,唇齿去含咬……

黎子希一面忍受着安涵的挑逗,一面看着安涵的浴袍领口越来越松,香肩大露,左边那圆润更是半遮半掩的露出大半球面,白晃晃的在他视线里拥挤流动。他的呼吸愈重:“宝贝,硬了。”

“这么快?”

安涵眉眼如丝的笑,手指沾了口水在他肚脐处画着湿漉漉的圈,指尖梳理着下面的毛发,慢悠悠的抚m上他充血的部位拿出来,用指甲轻轻刮擦一下顶端,握在手心来回套-弄,一副为难的样子,“可是人家还没湿呢,怎么办呢?”

好疼好胀快点拨出来,硕大深入子宫,随欲而安

“宝贝乖,把松开,帮你。”黎子希压住低哑的喘息,艰涩地开口,下面那物已涨的发疼。

“不要——”安涵娇嗔地回了他一句。忽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撩了撩长发直起身,目光湿润的俯视着他。黎子希不上不下的被她扔到一边,眼睁睁看着她慢慢脱了身上的浴袍,双眼晕满春色,勾人的看着自己。

黎子希的视线将她美好的胴-体扫了好几遍,喉结不住滑动:“宝贝是要自己动手么?”

安涵不理会她,慢慢从他x口趴伏下去,俯身探出舌尖轻轻舔了下他硬起的部位:黎子希骨子里的血瞬间就奔腾了,黑沉的眸子里净是掠夺的光芒。“宝贝儿快把松开——”

安涵注视他如铁的巨兽,在他火热的注视下慢慢吞下去,越来越深。

黎子希吸一口凉气,温暖的口腔差点就让他丢脸了,尤其是里面那湿湿滑滑的舌r,黎子希抓狂的挣扎一下,嗓音低沉粗粝:“宝贝乖,快解开,剩下的交给。”

他这副欲罢不能的样子让她意外的心情大好。把那湿漉漉的东西吐出来,光洁的额头深深蹙起:“说好今天让来的,你享受就好了。”

说完,她垂层敛眼,小手握住他全身g部轻柔缓转,小舌细心的舔舐敏感尖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