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敢逃了撅起来_挺进腿心间的热铁狂野进出着

让她赶紧吃了,也好再去想过夜的办法。


她貌似羞怯的看了我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光着膀子再次影响了她的心智。她看着那碗面,竟然跟我客气说不饿。


但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她肚子里叽里咕噜发出一阵响声,彻底揭破了她的假客气。


金苗的俏脸升上两团红霞,悄悄把头低下去,差点把头埋进她自己夸张的胸里去。


我把筷子递到她的手里,她两眼闪着感激,轻轻‘嗯’了一声。


幸亏我耳力好,不然她那比蚊子哼哼大不了多少的声音,直接就随着大碗面的热气飘过了。


“阳哥,你、你也赶紧吃吧。”金苗拆开套着塑料袋的筷子,用同样轻柔的声音对我说。


我无奈的撇嘴笑笑,行,这就知道反客为主了。


看来以后到了女监,用不着我对她太多的照顾,也饿不着她。


我先对着面前的大碗面开动起来,还别说,面的味道不错。


这是我来到定川县吃的第一顿饭,我想这面的味道,值得我记一辈子。


在喝掉最后一口汤水放下筷子后,我惊讶的看到金苗也放下了筷子。


卧靠


小丫头的饭量不错啊。


开始我还以为,她吃一半也就饱了。剩下一半还能再添补一下我刚刚止住饥饿感的肠胃,现在看来,她是连口汤也没打算给我留啊。


我身上的钱,支持我一个人吃饭住宿,再加上明天到监狱去的车费还行。现在加上她,如果任由我把肚子填饱,怕是我俩过夜和明天到女监去的路费就不够了。


由此,我揉着刚刚止住饥饿感的肚子,连问她有没有吃饱的话也没敢说。


结了帐出来,我到旁边的小旅馆问了一下价格,剩下的钱,特么根本不够开两个房间的。


见我摇着头向外走,小旅馆老板说可以开钟点房,按小时计价。


金苗的脸当时就红的烧透了。


我狠狠瞪了那老板一眼,心里暗骂,开你妈逼的钟点房。别看哥光着膀子,这叫一身正气。


那老板见我瞪她,一脸不屑,鄙夷的用鼻音发出声来:“想省钱别来旅馆啊,到澡堂子泡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