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浪货 日那么久还那么紧,被主人羞辱惩罚屁股

长着一双桃花眼的俊美男人笑眯眯的对电话那边说:“Honey,今天我加班,不能去陪你了,改天约你……你别生气嘛,前天你看中的首饰,晚上我让人送到你家里去。”


“滥情!”客厅沙发上,歪躺的另一个男人撇嘴道。他头发根根竖起,周身狂妄又嚣张。


“我只是需要女人。”俊美男人温润如玉的笑,简直是人畜无害,“少阳,今年多大啦?”


“关你屁事!”头发根根竖起,帅气到惨绝人寰的顾少阳给了俊美男人一个白眼。“二哥,你这刚开荤,晚上少要几次能憋死么。”


俊美男人走到酒柜旁,为自己优哉游哉的倒了一杯顶级红酒,抿了一小口才说道:“我们五个,总得有人先开荤吧,你一直知道,我向来是很‘大无畏’的……”


“滚你的!”顾少阳恨不得一拳头打掉他的装模作样!谁不知道他是个老狐狸,一肚子的坏水儿。


俊美男人又喝了一口红酒,看向客厅中的四人,认真的问:“我都开荤一个月了……啧,我喜欢性感的女人,你们倒是说说,有没有想过自己喜欢什么样的‘口味儿’……”


顾少阳闻言皱了英挺的眉,想了一会儿说道:“不知道,老子估计什么样的都喜欢,只要长的漂亮就成。”


“之朔呢?”


靠坐在单人沙发里,身材清瘦,眉目漂亮到像个女人的沈之朔开了口,声音清冽:“温婉一些的女人,想来我喜欢那样的。”


顾少阳代替俊美男人问另一个人:“程漠,你呢?”


一身黑衣,眼角带条疤痕,周身冷硬又邪魅的男人冷冷的吐出两个字:“无聊。”


顾少阳狂笑。


俊美男人也笑的和风细雨:“大家都猜猜,我哥喜欢什么样的女人?猜中了有奖,我满足猜对的人一个愿望。”


坐在落地窗前看文件的男人,仿佛没听见那边的谈论。他身材高壮到骇人,宽厚肩膀,臂膀肌肉喷张。一张脸是雕刻般的深邃,双眸沉静如海,似乎没有任何事可以挑动他的情绪。


那边乱乱的闹着,他一点不受影响。钢笔在文件下方唰唰划过,苍劲有力的三个字跃然纸上,夏易风。


“易云,江氏的收购还未谈好。”男人是陈述的语气,言语中已然是霸气隐隐。


夏易云俊美的脸上换了正经之色:“江啸海不愿意签字,背后又搞了小动作……明天,明天我去他家一趟,保管什么事都齐活。”


沉稳如山的男人没有再开口说话。


顾少阳狭促的冲夏易云眨眨眼,夏易云那智商过三百的脑袋不出一秒就领会了其中‘奥妙’。


“哥,晚上我给你安排一个女人吧……”夏易云走近了办公的男人一些,很是为他大哥操心。他比他们四人还要大上一两岁,怎么就没见他对女人有过欲望呢,这不正常。


夏易风依旧比山还沉稳,他敛下眼睫,又在一本文件上签了名字。夏易云等了一会儿,算是看出来了,他大哥根本没有要搭理他的意思。


看完最后一份文件的男人终于有了动作,他在夏易云期待的目光中站起了身,霎时间,男人收敛的霸气通通显露了出来,他目光只是一扫,客厅内的几人连呼吸都小心了几分。


“我去公司。”夏易云步履沉稳的走出了客厅,坐上管家早已备好的轿车出了门。


“我觉得,大哥是个GAY……”顾少阳手抚上下巴,嚣张的猜测。


“滚你的!”这回换了夏易云骂回去。


盛夏,阳光炙热。后车座的男人把目光投向车窗外,街上车水马龙,行人匆匆。等红绿灯的路口,他不经意的眸光一转,路口拐角处的一个小小身影吸引了他的视线。


那是一个小女孩,侧对着他,他竟能从那半侧的脸上看出她的喜悦,许是因为她手里的冰淇淋太香甜,总之,夏易风投注在她身上的视线长了几秒。


女孩自己站在路边,好似在等人。绿灯一亮,司机开动了车子,夏易风准备收回目光,那小女孩却在这时扭过了小小的身子,冲他车子的方向灿然一笑。


黑色轿车从女孩身边快速驶过,夏易风扭头看了一眼,女孩扑进一个年纪不小的女人怀里。


第二日,阳光依旧明耀。


夏易云打着哈欠从楼上下来,冲坐在客厅里看早间新闻的男人打招呼:“哥,你今天起这么早。”


“嗯。”夏易风应了一声。


管家端来提神的咖啡,夏易云喝了半杯后正打算开口,谁知已有人先于他说了话。


“江氏的收购案,必然要拿下来。”


“那是自然。”夏易云笑道,“你放心吧哥,等会儿我就去江家别墅,你就安心等我的好消息。”


临近出发之时,夏易风拉开了后车座的门坐了上去。


同样在后车座的夏易云不解的问:“你也要去?”


“闲来无事,出去走走也无妨。”


夏易云觉得这理由实在牵强,他正好瞧见顾少阳跑步经过,顺口喊了一句:“少阳,你去吗?”


“天这么热,老子才不去,跑完步补眠去!”顾少阳说完又跑了远。


“开车。”夏易云压抑住心里的怪异感,命令司机开车。


江家别墅内,江啸海委实没有想到夏易风也能来,他面对这两个年龄不大的男人可谓是小心翼翼,句句话都斟酌了再斟酌。


夏易风听着他讨好的话,双眸沉静。他搜寻了一下客厅,缓缓的起了身,说道:“江总不介意我到处逛逛吧。”


江啸海哪里敢说介意,笑着道:“夏总请便,请便。”


夏易风一步步的走出了客厅。夏易云看着他的背影,越发觉得从来时起,他大哥的行为都有些异常。


江家别墅内,欧式的花园,开满叫不出名字的艳丽花朵,参天大树,遮挡了中午的大大太阳,夏易风步履沉稳的走在铺满鹅卵石的小道上。


只不过是二十岁出头的男人,一件干净的白色衬衣,碎碎的头发,薄唇轻抿,他一路走来,慢条斯理,沉稳气场压抑着周围的空气。


眼看把欧式的花园转了个遍,夏易风冷静的想,他今天或许不该来。


突然,前方传来‘咚、咚”的声音,他抬眸看去,只见一个带图案的小皮球从弯曲的道路上一跳一跳的向自己跳过来。


低头盯着脚边的皮球,男人的眼眸深到让看不出情绪。只见他重新抬了头,果然看见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从前方远远的跑过来。


她粉色的裙角扬起,脑后的发丝中夹杂了两根细长的丝带,夏易风眨了一下眼睛。


小女孩跑到微喘,待呼吸稍稍定下,她抬头打量面前的男人。他好高,这是侵入脑海的第一个想法。也很好看,这是侵入脑海的第二个想法。


他们一大一小的两人对望着,一个低头,一个仰头。深邃沉稳的眼眸对上美丽明亮的眼眸,一时之间,忽然静谧。


打破沉默的,竟然是她。


“叔叔……”她甜甜的喊,冲他露出此生的第一个笑容。


夏易风又眨了一下眼睛,慢慢的蹲下了伟岸的身,和笑意盈盈的她平视,他近距离的看着对他笑的大大眼睛,她的瞳孔内,折射出他的样子。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声音醇厚又带了她听不懂的浓烈。


“江梦儿。”小女孩只觉得这样近看他,他更加好看了,长的很像,像张妈说的那种外国人呢!


“江梦儿……”夏易风低声念了一句。


女孩美丽的眼睛一转,调皮的反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记住,我叫夏、易、风。”他说完,忽然之间,竟好似有风吹过。


女孩不知怎的又和他对望起来,她的眼内盛满了天真无邪的笑意,突然,她小手指了指男人脚边的小皮球。


“叔叔,这是我的。”


单手捡起那个小小的皮球,夏易风递还给她。


她又是灿烂一笑:“叔叔再见……”话未说完,已经调皮的夺了他手中的皮球往回跑。


她那一笑,在他眼里比夏花还要绚烂。再见,江梦儿,我们定会再见。


2

第2章童养媳

黑色轿车驶出江家别墅后。向来沉默的夏易风突然问:“收购协议签了么?”


“江啸海不愿意签,还想做最后挣扎。”夏易云态度和熙,笑起来人畜无害。“他想攀上欧式这棵大树,来扭转乾坤。”


“欧式凭什么接他这个烂摊子”。夏易风凝了一下神。


“还不是他那个小儿子闹的!”夏易云话锋一转,“听说江啸海有个八岁的女儿。”


“是么。”夏易风淡淡的应着了一句。


“应该没错,他想把自己八岁的女儿卖了,给欧式总裁欧正城的小儿子做童养媳。你知道的,欧正城的小儿子身体一直不好,那老家伙一直想找个小女娃给自己儿子冲喜……”


“哦?”夏易风又淡淡的应了一句。


夏易云接着说:“他们的交易就在明天,欧正城明天会带人去江家别墅,把他那个八岁的女儿带回去,可谓一手交货,一手交钱……”


车外的景色飞快从眼前掠过,夏易风深邃的眸内明明灭灭。


“易云。”他突然开口,声音平稳又有震撼人心的力量。“我想我也需要一个童养媳。”


“什么?!”向来温润优雅的花样美男好似被雷劈了一下,动都无法动弹。好一会儿后才断断续续的问:“哥,你说你,你需要一个童养,童养媳?”


“反正男人总是需要女人的,我不介意要一个八岁的女孩。”


夏易云抬头望天,可他此时此刻只能望向车顶。他觉得天都要塌了……多少性感的女人他大哥看不上,竟然看上一个八岁的小女孩,这算是恋童癖么……


晚,七点。夜氏别墅的豪华客厅内,四个男人错落而坐。仔细端详,却个个都是人中之龙。更加让装饰豪华的客厅增色不少。


“我说二哥,人都到了,大哥怎么还不下来?”顾少阳一向没有耐性。


沈之朔撇了一眼顾少阳,扭头看向夏易云:“是不是收购江氏遇到了麻烦?”


“江啸海攀上了欧正城,欧式打算给江氏注资五个亿来帮助江氏度过这次难关。”夏易云起身去酒柜打开一瓶红酒,拿出几个高脚杯,边倒酒边说。


有礼又疏离的沈之朔正在看书,他翻了一页纸张说道:““即使欧式和江氏联手,也不是什么大事,你从上午回来就愁眉不展,到底是为什么呢?”


夏易云又是一贯的温润公子笑:“恐怕你眼睛出了问题,我并未愁眉不展。只是……”他话语一顿,轻轻笑出声:“我哥今天跟我说,他想要个童养媳。”


话落,他满意的欣赏几个人变换的表情。


连一向很少有表情的程漠都皱起了眉,沈之朔则完全说不出话来。


“什么!”顾少阳错愕,抬起手掏了掏耳朵,说:“我没听错吧?童养媳?这是什么东东?大哥想要童养媳?”


程漠难得开口,说道:“老大看上了江啸海的女儿?”他是盗取资料的高手,不仅盗取商业机密,也是夜氏黑道势力的老大。所以欧氏为何要给江氏注资,他早就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