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爽到湿的小黄书_花瓣红肿古文

现在我们可以做的就是将经营的模式做出相对应的改变,而且不会让李宏伟这个家伙发觉,接下来的这段时间我会给他安排比较轻松的工作,让这个家伙在不知不觉中被踢掉。


不得不说,刘洪真的是聪明,完全想好了应该怎么样去整顿这个家伙了。


我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


“还有,你同学的事情已经差不多了,但是她不可能一上来就直接走渠道的,所以必须要从招商开始做起。”


我愣了愣,问刘洪有没有将这个事情告诉给他。


刘洪点头,说周灿灿愿意接受这个条件。


说到这里,我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了,只是告诉刘洪,待会儿好好骂一顿李宏伟这个家伙。


刘洪笑着点点头,然后示意我离开这里。


出来以后,李宏伟依旧还在门口守着,只是见到我的时候表情有些复杂。


我没有说话,只是继续在那里看着他,对视了两眼以后就直接离开了这里。


回到了厂里面没有多久,就见到李宏伟这个家伙出来了,他的脸上一副很是不爽的模样。


看起来,应该是吃了亏。


这个时候,我旁边的那个员工对着我开口,你这一次真的是将事情给闹大了,之前你就跟他结仇,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他怕是真的会对你下毒手了。


我并不是特别害怕,只是不能够理解为什么所有人都会害怕李宏伟这个家伙。


也许,正是因为所有的员工都是一副窝囊的模样,才会让这个家伙找到能够欺负他们的机会。


下了班以后,我正准备回去休息一段时间再过来上上晚班,毕竟我在线下工作并不需要太多的束缚。


可是,当我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是周灿灿这个女人。


她也许是注意到了我,朝着我轻轻笑了一声,然后说要请我吃饭。


我并没有拒绝,只是告诉她我现在这一身衣服比较脏乱。


周灿灿说没事,然后拉着我去了附近一家比较小的菜馆。


可是,即使是这样子的菜馆,老板在见到我的时候也是一阵唏嘘,表情看上去有些复杂。


这一刻,我突然有些明白,除了那些员工以外,只有周灿灿一个人是不嫌弃这样子的我的。


相比较之下,周灿灿这个美女自然就成为了别人的焦点,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如此漂亮的丫头,居然会跟我这种人坐在一起。


隐约当中,我听到了有人在那里嘀咕。


哎,也不知道是什么关系。


别说了,小心让别人听见。


我倒是并不介意,但是周灿灿的表情有些严肃。


那种感觉,并不是跟我在一起的时候的那种嫌弃眼神,反而是一种失望,或者说难受。


我没有好意思开口,但是周灿灿也没有说话,她正努力地克制住自己心里面的那种想法,然后对着我小声笑着。


她说,她挺感谢我的,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这个提醒,她或许也就没有办法能够来到这里上班。


我说没关系,只要你相信你自己,就可以了。


虽然她在极力去隐藏自己的想法,但是我知道她其实是有些不开心的,我跟她待在一起那么多的时间,她内心里面的想法是完全没有可能会改变的。


吃过饭以后,周灿灿看了我两眼,随口说了两句什么听不懂的话以后,就直接离开了。


她离开以后,我一个人坐在那里没有走,但是身边的一些人却还是用着很奇怪的眼前看着我。


似乎,在他们的眼里,我就是知道想要吃天鹅肉的癞蛤蟆。


我不在乎这些,因为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们,只是想到很快就可以跟周灿灿再见面时,心里面还是比较激动的。


我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面,刘洪已经不在,所以谷只有我一个人待着。


泡了一杯咖啡,提提神以后就再一次回到了厂里面。


我明白一个人创业的艰辛,所以我更加爱惜自己的这个厂,这里面的一切都是我的心血。


晚上的工作相对来说没有那么累,而且也比较安静,在我一个人正在忙活的时候,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身后。


是白天那名被李宏伟欺负的员工。


他在跟我道了谢以后,就开始闲聊了起来。


我说这其实没有什么,而且我做的也只是尽自己的义务去做而已。


本来就看不惯这个家伙,所以我更加不会怎么样去想别的事情了。


他突然递给了一根烟,然后跟我说去厕所抽根烟聊聊天。


我平时不抽烟,所以也就拒绝了他的好意。


他说,那就陪着他一起上个厕所,就当做是聊聊天。


我寻思着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所以就同意了。


跟着他来到了厕所里面以后,他点上了一根烟,说着李宏伟这个家伙到底怎么样怎么样混蛋。


我告诉他,如果真的有什么意见的话,可以跟总经理反映情况的,毕竟李宏伟只是一个主管,他没有道理这么一直嚣张下去的。


那个员工苦笑了两声,说自己没有那个本事,来这里工作就想踏踏实实的,不想招惹着谁。


这好像是当初的我一般。


在面对那个时候的李建明时,我也是寻思着不要跟他产生什么瓜葛就好,所以才会让他更加得意,嚣张。


我明白,如果越是屈服别人,自己就越是吃亏。


这个时候,那个员工朝着我看了一眼,然后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个东西。


这个东西是用报纸包着的,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给我的感觉却不是那么简单。


我愣了愣,问了一句这是什么。


他没有直接说,而是开口这是给我的一点儿答谢。


我一接过的时候,才发现里面居然是一叠现金。


这数目应该不在于少数,而且我也没有做什么,为什么这个员工会给我这么多的钱?


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名员工却已经直接退后了两步,一双眼睛死死的在那里看着我。


同时,厕所的门口出现了两个体型比较强壮的男的,身后跟着的还有李宏伟这个家伙。


我意识到,自己被套路了了。


之前那个员工一脸歉意地看着我,还在口中嘟囔着对不起。


对不起,这个时候对不起有个毛用。


李宏伟笑了一声,一把将我手上的钱给抢了过去。


“你小子可以啊,偷钱,居然还是投公司里面的钱,看起来你也没有那么正义嘛,之前一直义愤填膺,原来背地里面干着这么龌龊的勾当啊!”


李宏伟的嘲讽丝毫没有让我觉得愧疚。


我告诉他,我没有拿钱。


公司里面的钱我完全没有必要去拿,而且就算是自己动用了,也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我只是想要看看,这个李宏伟到底会使出什么手段。


“行了,这种话你还是不用说了,既然你没有按照规矩老老实实工作,那么我自然也不会客气,也要按照规矩好好收拾你咯。”


说到这里,李宏伟一抬手,身边的两个大汉突然就朝着我的面前凑了过来。


我知道,这个家伙就是故意想要找个理由打我,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会使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


还有那个员工,实在是让我生气。


一个人可以被人欺负,但是绝对不可以没有骨气,我不知道李宏伟到底是怎么样威胁他的,但是现在他做的这一切实在是让人看不起。


这个时候,两个看起来比较强壮的家伙已经来到了我的身边,他们握着自己的大拳头,在那里冷哼一声,就要对着我砸下去。


我躲开了他们的拳头,然后说了一句我什么都没有做,你们最好是不要逼我。


但是,他们是不可能听的,因为现在的他们已经很明显打算对我下狠手了。


我也顾不上那么多,直接朝着其中一个扑了过去,然后跟他扭打在了一起。


剩下的一个揪住了我的衣服,在我的脸上狠狠砸了两下。


我的大脑在这个时候几乎都要昏厥了,整个人变得有些麻木,但是很快,我就深吸了一口粗气,然后像疯了一般将他们给推开。


我毕竟还是没有少打过架,所以说还是有点儿经验的,但是在同时面对着两个人的时候,我也没有那么多的力气。


这个时候,我抓住了自己手上的一根铁棍,死死的捏住,朝着其中的一个脑袋上挥了下去。


剧烈的疼痛让他没有了再继续下去的想法,都跟我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上啊,这个臭小子他偷厂里面的东西,还在这里犹豫什么。”


这个时候,眼前的李宏伟还是不死心。


这个家伙的态度实在是让人不爽,我根本就没有办法容忍这个家伙继续这样子下去。


这个时候,那几个人还想着动手,但是保安在这个时候却突然出现了。


保安朝着我们看了两眼,然后问了一句怎么回事。


李宏伟自然是不该害怕,还在那里诬陷我偷东西。


我说我没有,这笔钱不是我的。


保安愣了愣,朝着我看了一眼,眼神有些复杂。


按照道理来说,他应该会对我有些印象,毕竟我偶尔跟着刘洪一起聊天经过的时候不会避开他。


所以,保安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样去处理这个事情,只能够转移话题,说让我们先去医务室。


可是,李宏伟却一副很是不爽的样子,说我是个小偷,这样子放着我不管真的好吗。


保安很不耐烦地说着,人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反正他一直在这里,还能够跑去什么地方吗。


李宏伟知道自己说不过这个保安,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他带着自己的两个大汉离开了这里,而我也被保安给送进了医务室。


一路上,保安都在对我说,他说我不可能是这样子的人,因为以前看到过几次我跟刘洪在一起的时候,所以知道我肯定不会做出这种事。


我倒是挺感谢这个保安这么通情达理。


来到了医务室以后,简单处理了自己的伤口,我便躺在了床上开始休息了起来。


我现在终于是知道了,这个李宏伟果然不是一般人,这个家伙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这么过分。


李建明跟我的矛盾,加上李宏伟自身跟我产生的瓜葛,让我知道这个事情肯定还是没有那么简单。


在一顿沉思过去了以后,我也就直接躺在了那里睡了起来。


醒来以后,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一打开手机,就看到刘洪给我打来的电话。


我愣了愣,想了一会儿以后,还是将电话给拨打了过去。


“你现在是不是在医务室,休息好了以后就赶紧过来吧!”


刘洪的口气比较平淡,但是我也差不多猜到了这个男人准备跟我说什么事情。


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自然是要让刘洪追究的。


来到刘洪的办公室以后,李宏伟已经待那里了。


李宏伟这个家伙一直强调,说我才是那个偷了公司的钱的凶手。


刘洪看着我,很是严肃的说了一句,他说是不是真的。


其实,我甚至于都能够感觉到刘洪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想要憋住的那种冲动感觉。


很简单,以着我现在的身份,根本就没有可能会偷钱。


我摇头,说自己没有这么做。


但是,李宏伟不死心,朝着我瞪了一眼,继续在口中说着,我昨天晚上的时候拿着一笔钱,还是用保报纸包着的。


此时,我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一眼李宏伟。


李宏伟有些激动,显然是想要将我朝着死路上逼,说什么也不会给我别的机会。


刘洪皱了皱眉头,问我这是怎么回事。


我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全部给刘洪说了一遍。


刘洪听到这里的时候有些吃惊,因为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些人为了排挤我,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


刘洪听完以后点点头,然后继续对着李宏伟说了一句,为什么他跟你说的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