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课的时候被男生吸奶|子宫口要被捅开了

但这块鸡屁股的肉却是那样的让她口舌生香,想要呕都呕不出来。


“楚男哥,你好坏啊,为啥不告诉我哪……讨厌啦……”


林晓雪说着粉拳霹雳啪嚓的落下来。


落在楚男身上更像是按摩了。


闹了一阵,两人停下来开吃吃饭。


楚男掰开一个大馒头,沾着鸡汤吃,满嘴香喷喷的不得了。


到了楚男家两个破土房的大门前。


龙妃妃下了奔驰车,看了看那两间破土房顶上都长草了,这破地方,房子跟坟头似的。


刚进院子,龙妃妃鼻子嗅了嗅,忍不住念道:“啥玩意儿?这么香?”


等走进屋子,目光就定格在满嘴塞着馒头的楚男,还有手捏着一只鸡大腿啃的林晓雪两人。


“你们……真香啊,咳咳,在吃鸡?”


龙妃妃情不自禁的盯着炕桌上的那盆小鸡炖蘑菇。


“啊,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龙妃妃,龙总,这位是……”


林晓雪昨天在家看着老母猪了,没见到龙妃妃,脱口而出道:“我是楚男的朋友。”


“哦,你们……”龙妃妃实在被这鸡肉味吸引的不得了。


她同时还是一个美食家,对吃很有研究,也很讲究。


但这样的小鸡炖蘑菇的气味,还是第一次闻到。


但人家吃饭,也没让她,她干干问:“我说你们两个用筷子吃鸡肉哪?”


楚男明白过来,笑道:“龙总,一起吃吧。”


楚男拿了一双筷子过来。


龙妃妃搬了张小板凳坐过来,一筷子落下去,夹起鸡肉放进嘴里。


鸡肉鲜嫩,多汁喷香。


“好吃,这鸡不会是你养的那些吧?”


“嗯,正是,龙总,咱先吃饭,吃完了再说。”


楚男觉得林晓雪对龙妃妃有些敌意,想管她叫妃妃,但还是没张开口,改叫龙总了。


三人继续吃饭,你一筷子,我一筷子的。


最后龙妃妃一伸筷子,没了,汤都让楚男给喝了。


“没,没了啊?”龙妃妃手里还拿着半个馒头,小鸡儿已经吃光了。


“龙总,你这已经吃第三个馒头了,而且这是一只三斤二两的小母鸡儿。”楚男笑着说。


“呃……是吗?”龙妃妃舔舔舌头,没想到自己竟然吃了这么多?


整天还要嚷着减肥,今天算是全吃进去了。

“小鸡儿已经涨到三斤多了?”龙妃妃又是一阵震惊。


吃完饭,林晓雪负责刷碗,楚男带着龙妃妃来到后院。


果然,满院子的鸡,比昨天的都大了一号。


“楚先生,我不知道你用的到底什么方法,让这些鸡长大的这么快,但是这些鸡不能再长了,这是肉质最好的时候。”


“嗯。我也这么想。”楚男咧咧嘴,兜里也是没钱了,再养下去,苞米面的钱都掏不出了。


“楚先生,刚才这鸡,你用了什么方法炖的?”


“没有什么方法,井水,炖小鸡,往里抓了把蘑菇,食用盐,味精少许,又在上面抓了一把野香菜……”


龙妃妃掏出一沓钱道:“楚先生,我想买一只鸡,我自己炖一下试试看看有没有这个味道来。”


“这样吧,我的小鸡是在你厂子买的,我楚男又不是忘恩负义的那种人,所以,我送你一只,不要钱。”


“那……好吧。我就在这亲自下厨了。”


龙妃妃指定了一只小母鸡,楚男抓住,龙妃妃亲自宰杀除毛,极为的熟练。


楚男心里咂舌,如期说这女人会做饭,不如说是个吃货,馋鬼了。


林晓雪生火准备炖。


“等等。”龙妃妃制止道:“我打个电话。”


不一会儿,一个鸡场保安送来一桶水来。


楚男笑了,这家伙也太小心了,怕自己在水里加入调料了。


一切都是龙妃妃亲自鼓弄,最后盐和油味精,都是自己带来的。


按照楚男说的方法,清水炖小笨鸡,随便加了油盐,少许味精。


开锅没多久,这一阵阵的肉香味就直扑鼻子,旁边的保安都忍不住的流了哈喇子。


鸡肉差不多好了,楚男去院子里抓了把野香菜,递给龙妃妃道:“龙总,还是您自己来,我怕你说我在香菜里做手脚。”


“呼……”龙妃妃傻了,自己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小笨鸡,这香味太鲜美了。


她忍不住用勺子舀了一点点鸡汤,放嘴里品尝,跟林晓雪做的味道差不多,林晓雪多了野生蘑菇和香菜调味,味道更鲜亮一些。


“龙总,尝尝肉吧。”


楚男笑道。


“不了,楚书记,你跟我过来一下。”


楚男再次跟她走到僻静处。


“楚书记,实不相瞒,我家还有连锁酒店,所以,我敢说,这样的小笨鸡,只有我家出价更高。我希望你能卖给我,价钱你开,怎么样?”


“唉,这咋好意思呢?龙总,要不这样,你说个价格我听听?”


“二百一只。”龙飞伸出两根细长如同汉白玉一样的手指。


“唉,龙总,我这鸡之所以两天长这么大,是因为加入了中草药的,中草药很贵很贵的,但是我刚才说了,小鸡仔是在你家买的,现在过了两天时间,再卖回去,我也不好意思多要,您就随便给五百块钱一只好了。”


“咳咳咳……”龙妃妃差点一头撞墙上,这要是撞上了,大门牙非磕飞了不可。


哪有这样黑心的?


五百块钱一只鸡?五百块钱现在可以到外地买一只羊了。


“楚先生,我家也是要盈利的啊,有钱大家一起赚啊……”


最后两人争的急头白脸的,终于以三百零十块钱一只敲定了最终价格。


“楚书记,三百得了,为啥非三百一?”


楚男摇摇头:“三百是我的纯利润,那十块钱是人家我的本钱。”


“奸商……”龙妃妃恨得咬牙。


“彼此彼此。”


“嗯,一共七百九十八只鸡,一只三百零十块。一共是二十四万七千三百八十块钱,楚男,你算算对不对?”


“对对对,龙总你长得这么漂亮,你说什么都对。”


龙妃妃无语了,赶紧给这货钱,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他了。


“是现金还是打卡?”


“嗯,我这有卡。”楚男拿出自己的卡来。


龙妃妃把钱转了过去,不一会,叮的一声,楚男点开手机,短信提示:您卡上余额247381.


龙妃妃凑过去瞅了瞅,不禁一头黑线,这货还真能装,他的卡里余额就剩下一块钱了。


自己太心急了,应该再杀杀价格的。


林晓雪一阵眼晕,这鸡也太值钱了啊?刚才自己吃的这只鸡竟然生鸡还卖三百多?那熟了的得卖多少钱啊?


龙妃妃打电话让工人过来抓鸡,拉货。


间隙中,像是有意无意问道:“楚书记,你那个重要配方,就是喂鸡的,能不能出售给我啊?”


楚男笑了,又不能告诉他是用真气灌输进锁神鞭,又用锁神鞭锁住这些鸡,灌输进他们体内,用真气把他们刺激大的,那样太惊世骇俗了。


“这个……其实昨天就跟你说了,野韭菜,小鸡吃了有劲。”


“你……滚蛋,昨天我的鸡吃了都拉稀,差点拉死了,你太缺德了你。”


龙妃妃气得扬起小粉拳,在楚男肩膀打了一下。


两人做成了一笔买卖,又在一起吃了顿饭,关系显然也近了一些。


上了车,龙妃妃冲小雪道:“小雪拜拜。”


想了想又冲楚男道:“楚先生,不如我投资,咱们合作吧,建一个这样的大型养鸡场,养殖个几十万只,到时候我出钱,你是技术,咱们五五分。”


“嗯,龙总,最近我想陶腾点别的,以后再说吧。”楚男暗想:这几天就够要我命了,别说几十万只,八百只自己的实力勉勉强强维持,超过一千只,就不是自己能掌控的了。


龙妃妃走后,林晓雪疑惑问:“楚男哥,你说她疯了吗?三百多买一只鸡?”


“小雪,她是生意人,怎么会亏?她家有大酒店,这样的鸡能炒到天价,有钱人多的是,几千只一只鸡她都能卖出去,人家赚的才是大头,不吃亏的。”


“一只鸡几千块钱?那可是咱村人均收入了。”林晓雪一阵惊疑。


“对了楚男哥,和你说件事。”


“啥事儿?”楚男问。


“就是……一大早上的时候,有人来买我的小猪仔,我给卖了两只。”


“哦,多少钱卖的?”楚男问。


“一只八百块钱,他要买两只就给我一千五。”


楚男呼出口气道:“傻丫头,别卖了,那猪仔是杜莱特,品种猪,一只普通的猪仔都能卖八百块一千块钱,杜莱克能卖一千二到一千五,最少也一千块钱容易卖啊!”


“真……真那么值钱吗?”林晓雪脸红后悔道。


“你啊,这样吧,今天我跟你到镇长去卖小猪仔,肯定卖得掉的。”


“那……好吧。”


收拾完,两人到了小雪家,弄了两个竹筐,楚男推着二八自行车,把小猪仔一边装了三只,剩下两只留下自己养活。


小猪几天就可以吃小猪料了,弄了点小猪料放在里面,这些小猪吃了些就呼呼的在筐里睡了。


不过把小猪装上了,林晓雪有些犹豫了。


因为她没地方坐了。


楚男这时拍了拍二八大杠的车梁说:“小雪,你坐这上吧。”


“我……我……”林晓雪犹豫力量一下。


想了想,硬着头皮羞红的脸坐到楚男的衡量上。


楚男蹬着二八大杠,后面拖着猪,前面坐着林晓雪,执拗执拗的往前蹬去。


二八大杠车身一晃,林晓雪就靠在楚男胸膛上。


楚男两手扶着车把手,林晓雪整个人像是被他抱在怀里。


一路上的村民看傻眼了。


“这……两人啥时候发展的这么快?都抱在一起了。”


“楚支书,干啥去啊?”村民笑呵呵问。


“哦,不干啥,去县里卖猪仔去。”


一路上遇见不少村里人,到最后,林晓雪干脆害羞的臻首低着,两只小嫩手死死的握着车把,不敢抬头了。


“徐村长,那不是林晓雪么?妈的,你看,跟楚男都抱在一起了。”


路边,徐家本家对脸上裹着纱布的徐旺不忿说。


徐旺脸正疼着,这两天去镇里告楚男,没告动,正准备去县城告状,那里也有自己的亲戚在当官。


看到这一幕,更是怒火中烧,嘴里骂道:“林晓雪,你这个不识好歹,臭不要脸的小婊砸,老子有汽车你不坐,偏偏坐那养猪的二八大杠,屁股不怕各两瓣了?”


忽的,他想起了,这小子不是到县城卖猪仔么?县城可是老子的天下,徐旺脸上倏地闪出一抹恶毒的神色……


徐旺先行一步,他家有一辆羚羊小车,先到县里找关系去了。


县城不大,就一条市场,楚男跟林晓雪占了个地方。


林晓雪坐了一路二八大杠的衡量,屁股都各的起檩子了,楚男偷偷说道:“小雪,要不……我给你揉揉?”


“你是不是傻?”林晓雪给了他一个大白眼。


楚男嘿嘿嘿笑。


正说着,一辆吉普车停了下来,下来两个大檐帽的警察,扫了楚男跟林晓雪两眼问:“你是不是叫楚男?”


“哦,我是。”


“是就对了,你被捕了,跟我们上车!”一个警察掏出手铐就要铐人。


“等等,凭啥随便抓人?”楚男冷冷道。


林晓雪也焦急说:“是啊,你们凭啥抓人?在这卖猪仔违法吗?”


“哼,不违法,但你得上税,不上税猪仔就得没收,还有,楚男你涉嫌殴打村干部,应该严惩,跟我们上车!猪仔也抓住扔车上……”


林晓雪急的不得了,楚男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道:“没事,我跟他们走一趟,你放心好了,我跟猪仔都没事的。”


“傻子,你没事就好了,猪仔不重要。”林晓雪急的眼泪围在眼圈直转转,她一个女孩儿,还真没啥好主意。


“没事,等我回来。”楚男说着笑了笑,跟着上了车。


“去你妈的,赶紧的!”一个警察朝楚男屁股踹了一脚。


楚男回头看了看他:“小子,我记住你了。”


到了派出所,楚男被铐在暖气片上,两个警察去复命了。


在所长办公室,钱副所长喝着茶叶水。


旁边坐着徐旺。


“报告副所长,人抓来了,关起来了。”两个警察进来复命。


“很好。”钱副所长跐溜喝了一口茶叶水。


徐旺也激动的直搓手:“那个小妞儿哪,那个叫林晓雪的,也一起抓来了吗?”


两个警察愣了愣,模棱两可的看了看钱副所长。


“混蛋。”钱副所长骂了一句徐旺:“你小子疯了吗?还是想女人想疯了?抓这个小子,是因为他打了你,咱们有证据,抓林晓雪干啥?我们是警察,又不是土匪。抓人抢亲啊?”


徐旺被骂的低下头。


一个警察说道:“副所长,那个叫楚男的有点不老实,被押到车上,我踹他一脚,他还瞪我一眼,说记住我了。”


“哦?还有这回事?小赵啊,你刚到基层,应该练练拳。”


那叫小赵的警察会意笑道:“副所长,我明白了,我现在就提审他,不老实就修理修理他。”


两个警察去提审了。


文件往桌上一扔,把门关好,俩警察把外罩脱掉,开始捏着拳头朝楚男冷笑逼近。


“你俩想干啥?”楚男问。


“干啥?小子,你打了徐旺,已经立案了,我们给你点教育,让你以后好好做人,不要那么猖!立案之后就把你送到看守所,估计你这样的,判你个三年五年的不成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