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一点 恩恩顶到花心\\又粗又大前后夹击——穿

男人觉得刺激极了,看着身下的女子努力的张大小嘴将自己含入,口水就这么晶亮的挂在唇边,顺着每次吞吐掉到了自己的毛发上。伸手扯掉女子身上肚兜,让那已经长出完美形状的rǔ球颤巍巍的垂在女孩xiōng前,伸手握住一边,来回的捏了几下,然后用掌心摩擦顶端的红梅,感觉它逐渐的挺立涨大,最后坚硬的顶着自己的掌心。

“嗯……啊”男人低低的呻吟从口里溢出,他仰着头闭着眼睛,一边低声感叹一边挺起下半身,轻轻的耸动,希望能进入得更多一些。海棠觉得很累,膝盖跪在脚踏上,硬硬的木头硌得生疼,嘴巴也酸得不得了。男人的肉根越来越大,自己含得很吃力,而男人一手按着自己的头一边耸动身体,力道一次比一次重,进入的深度让自己直泛恶心。

感觉到海棠的动作逐渐停了下来,男人觉得不爽,他转身扯过被子堆成一团后靠着自己腰后,跟着双手抓着海棠的rǔ房就开始大力的揉捏,期间更是拉扯着两边的rǔ头往上提,在海棠喊痛伸手来拉的时候,他突然放开,转而抱住海棠的头,挺起下身便刺入海棠微张的口中。每次进入都深入到喉咙,让海棠恶心得直呕,几下功夫,眼泪就开始往外冒了,但男人似乎没有怜香惜玉之心,一手抓住海棠推挤的手压到背上,一手便把着海棠的头一下下的往下按压。

海棠觉得自己要死了,完全没法呼吸,手被压住,喉咙里阵阵恶心,嘴唇都麻木了,口水多得将男人腿间的毛发全部打湿了不算,还糊到了自己脸上,xiōngrǔ别捏得酸痛,可过后的空虚更是难受,在这重重煎熬中,只听见男人的呼吸声越来越重,最后,在他紧咬牙关的几下冲刺中,他猛地从海棠嘴里抽了出来,浓稠的液体全部射到海棠脸上。

深一点 恩恩顶到花心\\又粗又大前后夹击——穿越后的悲惨生活

海棠没想到男人会这么做,脸上白糊糊的一片,最多的是嘴边,阵阵腥味传到鼻子里,海棠紧闭着嘴不知道该怎么办,正想起身去拿帕子来擦,却被男人一把提起,甩到床铺上。下身的亵裤被一把扯下,海棠下意识的便夹紧双腿,还没并拢,腿便被大手格开,跟着,嘴上一热,男人伸手将海棠嘴边的白浊液体一把抹掉,然后便直直的捂到张开的双腿间,将本来干净红润的女性花朵染成一片yín靡的白色,然后手指勾着那抹浊腥探入小洞里来回抽插起来。

看着小洞在手指的抽插下慢慢湿润打开,于是低头卡着自己那shè精后有些萎缩的肉根在海棠腿间的缝隙处就着自己射出的液体上下滑动,时不时的轻戳顶上那粒小豆,大手也配合着在雪白的rǔ肉上来会揉搓,将本已变软的肉粒重新搓得坚硬,俯身将硬起来的石头含入嘴里的时候,下身跟着一顶,将重新硬起来的ròu棒重重的刺了进去。

一下子,海棠觉得所有的空虚都被填满了,她紧紧楼住身上男人的肩膀,在他耳边低低的呻吟,迎合他的每次冲撞,同时上半身也努力抬起,将自己的rǔ肉凑近男人嘴边,让他吮吸。舔舐一阵rǔ肉之后,男人抬头见到海棠脸上还有细微jīng液,伸出舌头卷入口中后顺势喂到海棠嘴里,并缠着那粉嫩小舌来回扫动。

在几个深深的抽插之后,男人又将所有液体满满射入海棠体内,小心的抽出后,把着海棠的双腿并不放下,看着没有白浊流出才拉过一旁的被子垫到海棠身下,自己躺到一边喘气。随后在海棠嘴上亲了一口后,便起身穿衣。

想到他会离开,海棠不顾身体的酸软,翻身下床,就这么赤裸着身子从后面抱住已穿戴好的男人。“求你,带走,带离开这里”感觉到男人的身体一下僵住,海棠害怕自己声音太小他没听见,转到男人身前,渴求的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带离开这里,求求你。……愿意做你的女人,不要什么名分,只要是跟着你。求你了”男人看了海棠半响,最后绕过海棠,朝外走。海棠慌了,不顾自己还赤裸着身体,一把扯住男人的衣角,哭着低声恳求“真的求你了,带走吧,这里没法待下去了。是你的人了,你让跟着你吧,求求你!”但不管海棠怎么说,男人就是不作声,最后,拉开海棠的手,准备从后窗离开。海棠想,若是他就这么走了,自己是真的没有指望了,便上前去拉,男人伸手来挡,就这么拉扯中,一个不妨,男人的头套竟然就这么被扯了下来。

在见到男人的脸的一瞬间,海棠呆了,在她想尖叫的那一刻她反射性的抬手捂住了嘴,不敢置信的全身发抖,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害怕的不敢流出来。见到身份已经暴露,黑衣人也就是海棠的公公,当家人张敬中走到海棠面前压低声音说:“本想等你生了孩子再告诉你,现在你既然知道了也就不多说了。你是张家的媳妇,传宗接代自是你的本分,虽然儿子死了,但张家不能断了后,便自然只能由这当老子的来。你好好的待在这里,等你有了身孕自然会让你安全的把孩子生下来,不要做别的想法,也不要对其他人多说一个字,后果不是你能想象的。明白吗?”说完,看着海棠身下流出的白浊液体,伸手勾起插入到海棠体内,大手在海棠rǔ房上揉了揉,起身从窗口跳出然后离开。

13.别庄

不知道过了多久,蜷缩在地上的海棠终于动了动自己僵硬的身体。原来一切都是自己一厢情愿,自己太傻了,怎么就会认为这个侵占的自己的坏蛋是那个彬彬有礼的表哥呢?他又怎么会看上自己这个无才无貌的表弟媳妇?眼泪雨滴似的溅落到地上,海棠死死的咬住嘴唇不敢哭出来。为什么自己会这么苦,这么的悲惨?以前的自己就认为死了就一了百了了,可如今,自己是连死都不敢了。若再变成个其他什么人,再去承受其他的苦难,那自己又该如何?可是现在,现在自己该怎么办?身边没有一个可以说话的人,就算有,这样的事情又该怎么说?看着自己腿间那慢慢干涸的浊腥液体,再看看自己xiōng前男人留下的各种痕迹,狠狠的一个耳光扇向了自己。

接下来的日子里,海棠越发沉默了,以前还会跟小丫头说说话,或者到小花园里走走,如今足不出户,就坐在屋子里哪里也不去,常常是饭菜端进去,但原封不动的又端走了。几天下来,人迅速的消瘦憔悴下来。

深一点 恩恩顶到花心\\又粗又大前后夹击——穿越后的悲惨生活